苏沐.

李大辉的妹妈妻结合体

帮个忙叭!关注发送“李大辉生日”并且到1.29一直不脱关就好!!动动手指几分钟的事!

以后请叫我人间古驰苏沐😊


李大辉,欢迎回家。

〈烟火〉主塌獭

*是43的小甜甜
*算是50fo点梗吧
*OOC是我的 美好是他们的
*开学之后就没什么时间了 尽量更一些all3甜段子吧




  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Wanna One跑完行程就各回各家了。李大辉因为没定到票,只好留在首尔。金在奂看小朋友那么可怜,狠狠心把票退了,打算这个新年就和李大辉过。
  解散之后肯定没时间见面了,金在奂对自己说,所以陪陪小朋友也好啊。小朋友最近也没有和他亲热了,其实不亏。
  原先还有的一丝遗憾一丝后悔在小朋友开心地望向他之后马上烟消云散了:“在奂哥你真好!还陪我过节!”
  金在奂摸摸鼻子:“没什么的,我们以后就很少时间见面啦。”
  李大辉突然沉默下来,垂眼看向地下。金在奂再想想才发现他说出了小朋友一直逃避的现实,虎躯一震,赶紧认错:“今天在奂哥带大辉去吃大辉喜欢的东西好不好呀?”
  还好小朋友很领他的情,闹腾着要坑他一次,要去街角那家法式餐厅吃饭。他自然答应了。李大辉坑他完全没关系,坑多少次都好,他还求之不得呢。

  -

  到了餐厅,小朋友活跃得很。这里一个菜,那里一个菜,菜单都不给金在奂看。直到结账的单子下来以后,金在奂才知道这祖宗点的都是死贵死贵的,他不禁感叹小朋友真是看着白切开黑。他也不能有什么怨言,结了账回来看见小朋友正看着手机。李大辉也知道他坑了金在奂,颇带点讨好的意思看向金在奂:“在奂哥晚上我们去看烟花好不好?我查到了,宿舍旁边那个山上就可以看见,据说位置特别好!”他生怕金在奂不信一样晃晃手机,“我在网上查到的!”
  金在奂从来拒绝不了李大辉,更何况李大辉这样,他心都化成一滩水了,自然答应下来。

  -

  吃完饭,已经八点多了。李大辉穿的衣服少,要回宿舍加衣服。金在奂依着他,顺便自己也多拿了一件外套和一块野餐布。
  李大辉很快就换好了,跑出来:“哥哥哥快走,十点就结束啦!”
  “不急不急,慢慢走。”金在奂是真不急,特别温柔宠溺地笑。小朋友怎么这么可爱呢。

  -

  坐上地铁已经九点了。李大辉瘪着嘴,不开心的样又狠狠让金在奂心动了一次。
  哎一古,我们大辉真可爱呀。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金在奂这么想着,笑成了痴汉脸。李大辉看着金在奂笑,自己也很开心。他突然就想起以前赖冠霖的粉丝对他喊“赖冠霖你开心我也开心”,于是捏着嗓子对金在奂喊:“金在奂!你开心!我也很开心!”
  金在奂愣了愣,用小粉拳捶了一下李大辉,一边笑一边轻轻打了一下李大辉:“小机灵鬼,打趣我,开心了?”
  李大辉嘻嘻笑着:“超级开心!”

  -

  等爬到山上已经九点半了。李大辉在山头上走着,金在奂在把他带来的野餐布铺在地上,坐下,拍拍他旁边的地:“大辉呀过来,坐下看烟花啦。”
  李大辉在他旁边坐下,眼神迷茫地看着前方:“为什么没有烟火呢?是我们来太晚了么?”金在奂皱皱眉,看了一眼手机——才九点四十五啊?应该还有烟花的。看不到烟花对他来说也没有关系,只是不想小辉不开心罢了。
  李大辉突然扯扯金在奂的衣角:“在奂哥,如果看不到就算了吧。”看烟花的时间多的是,和金在奂在一起的时间可不多,这他可清楚的很呢。金在奂比烟花重要多了。
  金在奂揉了一把李大辉的头:“小辉真…”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大辉打断了:“在奂哥!”金在奂向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真的看见了烟花。
  “哇!!!好漂亮!!!”李大辉兴奋的感叹,“在奂哥,你看呀!!!”
  “我知道啦,很好看。”金在奂并没有看烟花,只是久久地注视着李大辉。

  -

  李大辉有些不满,这哥说什么呢,他都没认真看。他转向金在奂,却正好对上金在奂温润的眸子。
  他发誓他看到了此生最美的烟花。

〈虎牙〉主雀獭

*OOC我的
*HE预警
*全文3k出头,可能是我写过最长的文:D



  那是次奇妙的旅行。

  -

  那次,我失恋了。想找个酒吧放纵自己。进去却被驻唱惊艳了。
  那个男孩子看起来很小,刚刚成年吧。他在台上游刃有余地唱着歌。眼妆衬得他像个妖精。我想到了一句话形容他,“眉眼里全是柔媚”。我鬼迷心窍想找他聊天,让酒保去找他,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他卸了妆,我发现他其实长的很干净。他笑着,问:“你是失恋了吧?”虽然是疑问句,但并没有疑问的语气。我点头。
  “啊…”他的语气很惋惜,“那我来让你开心点吧。”
  他打了个响指,酒保送了一杯酒过来,他把酒推到了我面前,“我叫李大辉。别那么不开心哦。我也有过一次刚说出口就结束的暗恋呢。”

  -

  李大辉和朴佑镇是从小就开始一起玩的。朴佑镇比李大辉大一岁,朴佑镇要上小学的时候,李大辉哭得像个花猫,生怕朴佑镇不要他了。最后还是朴佑镇抱着他哄才哄好的。
  毫不夸张的说,朴佑镇和父母在李大辉心里是同等级的,甚至还高一些。陪他上学放学,给他买雪糕却又不让他吃太多。很宠他,但不表现出来。
  对李大辉来说,青春就是晚自习放学之后朴佑镇去接他,给他买的五羊雪糕,和朴佑镇看他吃得眉眼弯弯时露出的虎牙吧。

  -

  这样的安逸日子终究不会持续太久。朴佑镇上大学了,进了大学里的街舞社。街舞社里有的是喜欢他的女孩子。李大辉已经认清自己的心意,也就沉默着不说话。跳舞是朴佑镇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爱好,他不能因为他的私心就叫他放弃。尽管他知道他提出,朴佑镇一定会同意的。
  从来都是这样,李大辉想怎么样,朴佑镇就怎么样。
  虽然上了大学,有社团牵绊住他,但朴佑镇陪李大辉的时间并没有少,反而还增多了。他的学业不重要,但是李大辉正高三,是高考的时候啊。于是他就陪着李大辉,周末有什么事,不开心抑或开心,他的听着。这也造成了他对街舞社内部一无所知,甚至连排什么舞都不知道的状况。街舞社社长是个说话很直爽的女生,那天她把朴佑镇叫了过去。至于谈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大家只知道,从此以后,朴佑镇没有去陪他的小弟弟了,而是来街舞社尽心尽力的排练了。

  -

  李大辉很疑惑啊,朴佑镇为什么不陪他了呢?但是因着学习,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眉间心上都蒙了一层阴影。
  他一定要考上朴佑镇的大学,到那时大概他就不会不陪他了吧。
 
  -

  李大辉从未想过,他考上朴佑镇那所大学之后,看见的会是朴佑镇和他的女朋友,对,就是那个街舞社社长。
  他不甘,委屈,却醒悟过来:他和朴佑镇终究不可能在一起。朴佑镇要结婚生子,可以牵着某个女生的手过一辈子。而他,大概只能在阴暗的角落孤独思念朴佑镇一辈子。
  他没有资格委屈。
  他只是朴佑镇的弟弟。
  这么一想,他鼻头就酸起来,差点要落下泪来。好在他还要保持最后的自尊,不想让朴佑镇看见这个软弱的他。于是他只能赶紧告辞。
  其实没关系的,他趴在床上试图安慰自己。做他的弟弟,拥有他对弟弟的宠爱,也好啊。
  但是他就那么贪心,想要更多。
  朴佑镇,都是你宠的。他埋在被子里一边哭一边想。

  -

  李大辉开始躲着朴佑镇,借着室友赖冠霖裴珍映要他帮忙的借口,不在街舞社出现,也不去朴佑镇宿舍那边。有些时候总是不可预的见到,他就快快问一声好,然后躲在赖冠霖后边,反正赖冠霖长这么高,不用白不用。这在朴佑镇看来,就又是不同的意思了。难道他喜欢男人?喜欢赖冠霖?他觉得那是天方夜谭,而且同时有一种难以诉说的感情。
  他也开始躲着李大辉了。

  -

  街舞社今年拿了舞蹈项的大奖,其中必然少不了朴佑镇的帮助。庆功宴上,大家都在使劲灌他的酒,他酒量本就称不上多好,自然醉了。街舞社社长打了电话,叫李大辉来接朴佑镇。  
  其实李大辉听到的那一刻是僵硬的。但他还是穿上衣服出去接他了。据裴珍映说,李大辉像只箭一样,嗖就窜出去了。

  -

  李大辉接到朴佑镇时,他口中还在吵吵:“来喝酒啊!诗妍你不要放不开啊!”
  李大辉沉默着煮醒酒汤。他怎么会不知道呢,诗妍就是他女朋友的名字啊。他自嘲笑笑,不是已经接受了他只能当他弟弟么。为什么现在心这么痛…
  就在他的胡思乱想之中,醒酒汤煮好了。他用碗装起来,拿到房间:“醒酒汤煮好了,起来喝。”
  “不喝…”朴佑镇喝醉了,像个孩子似的。李大辉认命地叹口气,温柔的喂。他一辈子都没有这么温柔过,唯独在朴佑镇身上破了例。像个老妈子似的,人家又不喜欢你。他笑自己。
 
  -

  朴佑镇喝下醒酒汤,不久就醒了。他眯着眼,看清是李大辉在这,大惊失色:“你怎么在这?”
  李大辉自嘲地笑笑:“看来是我打扰你和你的女朋友了。对不起。”
  朴佑镇刚想说他不是这个意思,就又想起那天金诗妍对他说的话。
  “你和你的弟弟这么亲近,怎么,不怕被当成同性恋?或者,你就是喜欢他?”

  -

  他不说话,李大辉也不说话,只剩一室寂静。
  李大辉感觉嘴里是苦涩的,张不开口。原来他还是没有放弃只当朴佑镇的弟弟。是啊,他明明理智上已经不抱希望,可心里还是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也改变不了。他这辈子只能这样念着朴佑镇过了,其他人比他好一千倍一万倍也没用了。
  朴佑镇明显看出了李大辉的失望,但是他只能开口说:“谢谢大辉啊,大辉你可以走了,不用在这里照顾我了。”
  “已经要说谢谢了吗?”
  是啊,已经要说谢谢了么?朴佑镇哑口无言。他和李大辉不是最亲密了么?
  李大辉垂下眼睛。“叮咚”,他和朴佑镇的手机一起响起来。他不着急看手机,现在会发来的无非就是裴珍映赖冠霖罢了。他更在意的是朴佑镇手机上的那条信息。
  朴佑镇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赶快拿起手机。他无法对上李大辉的眼睛与他直视。
  是金诗妍发来的信息:“你现在怎么样啦?”
  “我很好,酒醒啦。你不用担心我,早点回宿舍吧。”他回的很温柔,李大辉看得心里不是滋味。曾几何时这温柔只属于他,现在这温柔不复存在了。他又瞟了一眼备注,是“诗妍”。或许他应该庆幸吧,只是名字,还没有叫上宝贝什么的。
  他突然很想和朴佑镇说说这些天他的苦涩。他沙哑着声音开了口:“朴佑镇,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贱啊。”
  朴佑镇惊到了:“我没有。为什么这么说啊。”
  “我…”李大辉眨了眨眼,防止眼泪掉下来,“我该死的喜欢你。我竟然还期盼着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你知道么,我考上这所大学的原因全都是你。谁知道啊,我入学那一天,看见的竟然是你和金诗妍牵着手。你在笑。特别开心的样子。朴佑镇,你又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把我宠到无法无天,让我以为你也是喜欢我的,我们是两情相悦。为什么啊,你说啊?”李大辉的眼泪落下来,砸到地上,也砸在了朴佑镇的心里。
  朴佑镇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又酸又涩。男人和男人是不能在一起的,他眨眨眼睛,但说不出口。从小到大,长辈们都一直在教导他,你要赶快结婚,找个好姑娘,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然后你就会幸福了。
  他并不是对李大辉没有情愫,但是如果他们在一起,长辈们会怎么看?外人又会怎么说?这一切都太沉重了,他和李大辉都承受不起。
  朴佑镇艰难地开了口:“我们不能在一起。”他可是真真切切感到了什么叫哽咽。他心疼李大辉。但是他不能给李大辉幸福。
  “好,我知道了。”李大辉虽然眼里还有泪水,但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一如往昔,“我不会再打扰你了。我会识相的乖乖不在你面前出现。”
  “再见。”
  朴佑镇沉默着,不说话也不挽留,就那么站了很久很久。

  -

  “故事就是这样了。其实我到现在还没有放下他,不过也快了。”他温柔地对我笑。
  “啊……”我为他惋惜,也为那位朴佑镇可惜。这样一比,我没有理由伤心啊。
  “现在十一点了,不打算回去吗?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还这么晚了,不太安全吧。”我被他的话点醒,却又想起一个问题:“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会把这个故事讲给我听吗?不回答也可以的。”
  他先惊了一惊,而后笑着回答:“可能是因为你和他一样有一颗虎牙吧。”
  我得到答案,也不打算多留,向他真心道谢之后就离开了。

  -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不小心被一个男人撞到了。他很快地向我道了歉。
  我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借着酒吧的灯光,看见了他黝黑的肤色。
  还有,一颗虎牙。



  一句话番外:

  之后,我去找过很多次李大辉,却再也没见过他了。

“李大辉是心上人”

雀獭🔞

@紫萦 来看文啦!
这篇文是碗的一周年贺文~是和我西皮@手残的追星少女 一起写滴!因为我们两个都没有开过车所以写的不好见谅~
同时感谢@韓菱 姐姐帮我们弄了链接哇